搜索

求解小农户与现代农业的衔接难题

——大连农业共营制试点改革一年记

发布于:2018-11-16 10:16   作者:于险峰 王壹   来源:农民日报

编者按:长期以来,一些地区农村普遍面临“规模经营”以及“谁来种地”等现实难题。分散经营难以发挥村集体的经济职能,难以实现整村规划,难以推广技术标准,难以保证质量安全。为此,辽宁大连市政府出台了《关于试行农业共营制新型经营体系建设工作的推进意见》,全面创新试点并推广“村级土地股份合作社+农业职业经理人+农业社会化服务”农业共营制模式。结果表明,这些探索有效提升了农业规模化经营水平。请跟随本报记者去大连看一看——

谁来种地问题有无新解?

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如何衔接?

双层经营体制的新内涵该作何解?

结束了对辽宁大连农业共营制改革的采访,细细翻阅改革试点材料时,这些问题和那些发生在辽东半岛南端的鲜活故事,一直萦绕在记者脑海,浮现于眼前。

大连,低缓丘陵遍布,平原低地仅零星分布在河流入海处及一些山间谷地。尽管近年来大连都市型现代农业快速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断涌现,但远离都市的广大乡村里,零散生产、分散经营的体制仍未改变,让小农户搭上现代农业的快车,仍亟需从经营体系上寻找突破制度性困境的窗口。

在系统梳理大连农业农村实际、借鉴其他地区改革经验后,大连开始尝试着“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探索“村级土地股份种植专业合作社+农业职业经理人+农业综合服务”的农业共营制。

一年多来,大连市共开展5家改革试点,发展村级土地股份合作社56家,培训农业职业经理人95人,建设农业综合服务超市10家,入社土地面积达4万多亩,有效盘活了农村土地经营权,实现了股份制农地集中、专业化经营分工、社会化综合服务,同时增强了农业生产的规划、投资、市场与增收预期。

共建

70后不愿种地,80后不会种地,90后不谈种地,那么谁来种地呢?留在土地上、仍在种地的小农户如何与现代农业有效衔接呢?

为了让“地”上规模,让“人”增收入,大连开始了农业共营制的探索。

第一步是创建村级土地股份种植专业合作社。大连农委调研员夏振泉告诉记者,试点时,优先选择适度规模经营发展基础好、农户普遍愿意接受土地股份合作经营模式的村,创建村级土地股份种植专业合作社。

瓦房店市五间房村的五间房土地股份种植专业合作社就是在这场改革试点中成立的。

2017年2月6日,合作社正式工商注册,村党支部书记宋成贤任理事长,村委主任王世新任监事长,全村4个村民组共306户,其中半数农户加入了合作社,入社耕地面积超过了1501.76亩,占全村耕地面积的57%,以土地经营权折股,出资总额为150.176万元。

合作社以粮食和经济作物种植为主,生产上主要靠现代农业机械,分配中采取“保底+二次分红”形式。入社农户打掉田埂、连片耕种,实现由拥有土地向持有股权的转变。

瓦房店仁峰农机联合社的理事长于保峰是五间房村合作社的职业经理,他的主要职责是经营管理好合作社。在这场改革中,大连市着力培育和选育了一大批像于保峰这样的职业经理人,其中优先选拔有志于农业的大学毕业生、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头人、农机能手、大学生村官、复员转业军人和科技人员,培养机制上由县级自行组织培训或选送由上级部门培训。

合作社的农业生产,部分或者全部交由区域性的农业综合服务超市来完成。大连农委按照政府引导、整合资源、市场运作的思路,筛选服务好、实力强、价格优的农资企业、金融机构、电商以及农机、劳务、植保等各类合作社作为超市的入驻主体,同时开发了农业服务综合网站。

这样,农业共营制的三要件——村级土地股份种植专业合作社、农业职业经理人、农业综合服务就一一到位了。

共营

普兰店区战家村书记张德斌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见到记者,张德斌主动介绍自己,当选村书记之前,他在大连市一家证券公司已经干了三四年,任总经理助理。2013年,村民们把他找回来,推选他当村书记。

面对村民的期待和信任,张德斌最终辞掉工作回了村,并于2017年4月组建了土地股份合作社。战家村现有耕地面积4266.17亩,其中1712.83亩耕地入股了土地合作社,入股户数占全村总人口的近七成。

邹建发是战家村合作社的农业职业经理人,通过村民选举后被正式聘用。此前,他就在村里的农机合作社,其农机作业能力在3000亩以上。“我早就想着让土地集中起来,但是自己没法流转这么大规模的地。”邹建发说。战家村成为农业共营制改革试点后,邹建发毫不犹豫地应允成为了首批职业经理人。

培育一批职业经理人队伍,吸引一批外出青壮年返乡创业就业,孕育一批农业生产性服务群体,就为有效解决种什么田、谁来种田和科学种田问题找到了答案。

按照约定,村民的收益分成两部分发放。今年初,邹建发自掏腰包把保底分红发给村民,这也是他的“履职保证金”。

钱发出去了,邹建发没了退路,鼓足了干劲要经营好这些耕地。张德斌告诉记者,职业经理人的干劲被激发出来,不种“应付田”了。他估算了一笔账,通过一年的管理经营,今年邹建发大概能拿到20万元左右的分成。

“入股有好处,为啥不入?”当被记者问到为何愿意入股土地合作社时,67岁的村民孙传斌直爽地答到。今年5月之前,孙传斌一直在外给别人做饭,如今年纪大了,干不动了,就回到了村里,把自家5.1亩的土地全部入股到合作社。“以前在外面打工还要操心家里的地,而且我的腰不好,操心也干不动。现在好了,俺们村有这样的试点,我就可以享清福了!”孙传斌感到非常满足。

共享

普兰店区大岭社区的大岭土地股份农业专业合作社里,记者见到了正在地里干活的村书记兼农业职业经理人董克仁。

大岭社区有596户人口,耕地面积5000余亩。在试点之初,本着“适度规模经营”的原则,董克仁从自愿报名参与创建共营制的农户中选择了311户加入合作社,共1110亩耕地折股入社,其中近800亩是水稻田。

村民的土地经营权每亩折价500元,每2亩计1000元可折合1股。合作社按土地股给股民“保底+二次分红”,扣除保底收益后,按5:3:2二次分配,其中50%作为职业经理人收益,30%作为社员二次分红,20%作为合作社公积金。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通过承接农业生产性服务的外包获得业务收入。

56岁的村民王兆英是合作社社员,操着一口浓重的当地口音和记者聊起来:“二次分红最吸引我,多收多分,打心底高兴!”

王兆英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合作社管理团队中的一员。董克仁作为农业职业经理人,在当选之初便结合本村实际情况制定了一套经营管理方案,即在全村范围内为合作社聘请管理团队。他通过公开竞选的方式选取了13名种粮能手,从农耕放水到收割,管理800亩水稻田,除基本劳动工资外,还按产量额外给予他们每斤0.15元提成。

2017年,王兆英管理的46亩土地平均每亩产量1000斤,他拿到的提成就有6900元,这是他作为管理人员比其他普通社员多赚的收入。加上他自家的两亩地的保底和分红1800元,以及闲时打零工的4000元,当年有12700元的收入,比他入社之前翻了4倍多。

除了促进规模经营和农民增收外,试点村还有一个利好——大连市统筹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农田水利设施建设项目、农村电力设施建设项目等,重点投向共营制试点村,促进这些村变“掠夺性生产”为“涵养性生产”。

按照推进计划,2020年,大连市将拥有村级合作社100家、农业职业经理人300名和相当一批社会化服务组织。

责任编辑:任静
宣武区 | 广南县 | 双桥区 | 古蔺县 | 辽源市 | 湛江市 | 湾仔区 | 科技 | 栖霞市 | 上杭县 | 文水县 | 兴义市 | 抚州市 | 西昌市 | 成安县 | 衡南县 | 山丹县 | 吴忠市 | 嘉义县 | 周至县 | 望谟县 | 民县 | 巧家县 | 柳河县 | 汕头市 | 东丽区 | 商河县 | 江安县 | 扎囊县 | 金昌市 | 清河县 | 石柱 | 荣昌县 | 西乌珠穆沁旗 | 凌云县 | 封丘县 | 固安县 | 宜黄县 | 孟州市 | 光泽县 | 抚州市 | 大洼县 | 寿阳县 | 宜君县 | 龙口市 | 义马市 | 任丘市 | 吴川市 | 丰宁 | 当雄县 | 河西区 | 扎兰屯市 | 仙居县 | 五莲县 | 普宁市 | 安义县 | 黄浦区 | 新晃 | 龙江县 | 驻马店市 | 台江县 | 太仆寺旗 | 新化县 | 海丰县 | 钟祥市 | 尉氏县 | 介休市 | 华坪县 | 汤原县 | 黄大仙区 | 舟山市 | 蒲江县 | 玉树县 | 景宁 | 陆川县 | 龙里县 | 丹棱县 | 江门市 | 平定县 | 鹤庆县 | 如东县 | 新源县 | 平和县 | 筠连县 | 怀柔区 | 内乡县 | 海丰县 | 淮阳县 | 安福县 | 虹口区 | 黄龙县 | 扬州市 | 九寨沟县 | 嫩江县 | 渑池县 | 泰州市 | 乌兰察布市 | 桦川县 | 庆城县 |